用戶名: 密碼: 登錄 注冊 忘記密碼
共享經濟在工業領域的融合趨勢
2018-03-05      suixiang    瀏覽:3990    0  

共享經濟與工業實體其實早已悄悄開啟了融合的步伐,共享制造作為共享經濟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的產物,能否成為中國實體經濟復蘇的催化劑?

高鐵、支付寶、共享單車、網購......

外國友人評出的中國“新四大發明”中,互聯網元素格外鮮明。這些互聯網新業態的發展,是中國互聯網經濟飛速發展的縮影。共享經濟世界矚目、電商交易體量巨大、移動支付領先全球......中國在互聯網經濟所取得的成就,令世界欽羨。

與之相對的,國內的制造業正在經歷轉型升級的痛苦。十九大報告指出,要提高實體經濟發展水平,就必須加快建設制造強國,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促進傳統產業優化升級,加快發展現代服務業。

如果將領先世界的互聯網元素應用在工業領域,是否能成為中國制造業向工業4.0邁進的一條捷徑?

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能已經在智能制造領域擁有了不少應用嘗試,我們來探討一下另一個充滿互聯網元素的關鍵詞——共享經濟,在工業領域的融合趨勢。

互聯網時代催生共享工廠

共享工廠的出現恰巧與互聯網的飛速發展有關,引領時尚的網紅們需要一條能夠滿足小單快反需求的柔性供應鏈,而大量原本貼牌生產的服裝工廠也正在面臨生存困境。2016年網紅經濟快速崛起的同時也催生了能提供小、快、好生產加工服務的共享工廠,互聯網平臺把工廠生產線的空檔期共享給了有加工需求的網紅和電商賣家,并為他們提供小、快、好的生產加工服務。

持續不斷惡化的環境也推動了一些家庭生產小作坊投向共享工廠,比如山東省德州市武城縣的一家共享工廠就匯聚了很多因為污染超標被關停的小微企業。在縣鎮黨委政府的幫助下,由當地龍頭企業申請資質、辦理環評、建設廠房、注冊品牌,再由有條件的小微企業帶設備、工人加盟,雙方市場共享、優勢互補、利益均沾。

同時,對于創客來說,共享工廠也是一種更為便捷的選擇。在深圳寶安區燕羅街道的MouldLao眾創空間里,廠房是共享的,設備是共享的,每臺動輒百萬元的大型設備上都貼有標簽,標注著每小時使用費用。每位工人根據自身技術等級,自報身價,領取項目,財務、行政人員共享則省去了單獨雇傭的人力費用。不僅如此,就連訂單也可以共享,業務團隊拉回訂單后,各個團隊競爭報價。來自四面八方的創客團隊在這里找到了低成本的工作平臺,創新的點子得以迅速變現。

供給側改革之所以成為當前中國經濟改革的重頭戲,是因為供給與需求的結構性錯配,無法滿足實際需要,而共享經濟正是資源與需求互相匹配的一種高效模式。

隨著人口紅利的消失,傳統制造業以規模為導向的發展模式難以持續,現在普遍認為能夠滿足多品種、小批量的柔性制造是未來智能制造的主要發展方向。其實,未來的柔性制造不僅僅是多品種、小批量,而是更加靈活的一種生產方式。換句話說,柔性制造要對產品按照其功能進行劃分而進行模塊化設計與生產,盡可能加大制造的標準化和靈活度,既能滿足小批量、定制化的制造生產要求,又能滿足大規模定制的生產革新,從而實現真正的柔性生產。同時,隨著制造企業數字化程度越來越高,借助虛擬世界的技術可以把設計、仿真、驗證、工藝等傳統制造活動提前做完,再進行實物生產。在此基礎上,整個生產制造銷售環節的標準化和可拆分性越來越高,這就給共享模式在工業應用提供了新的環境。

大平臺時代中小企業何去何從

共享工廠的本質就是定制和外包。

以服裝加工業為例,其實以往的代工廠、貼牌工廠也是運用的共享思維。然而,過去信息數據流動不暢,導致生產訂單出現周期性波峰、波谷,造成生產計劃的困難和閑置產能的資源浪費。

如今的共享工廠不僅將碎片化空余產能加以利用,還帶來了更為快速的生產周期和更加柔性的供應鏈。

在網紅經營的電商商鋪里,服裝的款式、材質都可以取決于粉絲的投票,年輕一代對個性化的極致追求可能會對供應鏈管理的柔性提出更大需求。也許未來的每一件衣服在生產之前都知道消費者是誰,生產商之間比拼的不再是價格,而是誰能最先對接到消費者的需求,以及完成消費者需求的精準程度。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由消費需求引導供應鏈,但起決定作用的卻不是普通消費者,而是平臺和少數網紅。經銷商并沒有消失,而是被網紅們和電商平臺所取代,由平臺聚集起來的消費需求形成定制,然后經歷層層外包,分解性生產,再經過物流快遞送到消費者手中。也就是說,傳統模式是一年召開幾次訂貨會由經銷商下訂單,現在的訂單則是來自各個平臺,所不同的只是訂單量更小數量更少,交貨時間由幾個月變為幾天。

在2017年的烏鎮互聯網大會上,華為企業BG總裁閻力大的一句話流傳甚廣,“未來的企業要么轉型成為一個平臺,要么成為平臺的一部分,沒有第三條路可走。”

據阿里巴巴集團旗下1688淘工廠平臺提供的數據顯示,目前,國內已經有1.5萬家服裝工廠開始轉變生產方式加入了淘工廠,覆蓋了全國16個省份。從按經銷商要求生產到按照電商平臺的要求生產,如果只把自己當做外包服務的提供者,共享制造下中小服裝企業的未來依然沒有掌握在自己手中。

大協作時代開啟集群效應

對于成為不了平臺的制造企業來說,還有一條路可以走,那就是極致的服務化。

2016年11月18日,可口可樂將中國的“裝瓶業務”出售給其長期合作伙伴中糧和太古。可口可樂選擇出售產能過剩的工廠,以輕資產模式上路,降低企業運營成本是很重要的考慮。在快消行業,未來工廠生產與市場運營也許會逐步分開,其產品投入市場也可以選擇以專業工廠代工的模式落地。

在產品同質化的情況下,比拼服務似乎是制造業的另一出路。雖然制造業服務化的趨勢由來已久,但中國制造企業的轉型速度依然不快。對于大型裝備制造業來說,其服務化轉型道路早已開啟,有些企業更是將自己的成功實踐經驗剝離出來,轉型成為服務商開始對同業提供工業互聯網平臺等服務,利用自己的轉型經驗變身成為新的平臺。在家電制造業有海爾、美的等向智能裝備轉型的大佬,在工程機械行業有徐工集團成立的徐工信息,三一集團成立的樹根互聯,擁有IT行業和制造行業雙重屬性的聯想集團最近也牽頭成立了工業大數據聯盟,為工業企業提供工業大數據及平臺服務。

那么,對于中小制造企業來說,是否只有依附于平臺才能生存,新型產業鏈又將催生怎樣的生態圈?其實,基于互聯網平臺的共享工廠將工廠產能商品化,合理分配生產,有利于促使行業競爭轉而為行業協作,平臺化的本質促使商業從競爭時代跨入到大協作時代。

這時,產業集群聚集將會帶來更多的共享優勢。

對于小企業來說,雖然互聯網提供了買方數據與需求,但小規模的定制化生產利潤較低。大規模產業聚集帶來的規模效應也許對于微利時代的中小制造業更具有吸引力。

在傳統工廠的思維中,土地、設備、廠房、技術、勞動力等等都作為自身硬件而存在,而當市場需求逐漸個性化、多元化時,制造業可利用共享經濟思維進行積木式分工和碎片化供給。通過平臺服務,對行業內的優質資源、優質產能、優質品牌等資源,進行共享與重組,產能過剩的上游資源與龍頭企業所擁有的種種資源得到了充分利用,中小企業也因此受惠。

此外,共享經濟與平臺的結合,能有效地將消費者、設計師、制造商、服務商,以及社會參與者連接在一起,形成超大規模分工協作、價值共享、利益分成的產業生態圈,將單一中心的規模經濟轉變為以價值和能力為核心的范圍經濟。

因此,在產業集群生產的環境下,這個優勢會更加明顯。產業集群不僅可以積極打造區域品牌影響力,加速完善產業鏈及專業市場配套,還可以積極推動技術進步和產業升級。目前,在工信部和地方指導下,我國逐步推出了制造業的示范試點城市,希望能夠推動形成因地制宜、區域聯動、錯位競爭的制造業發展新格局。

0
?
版權所有:漢尊(廈門)自動化科技有限公司 閩ICP備12010980號
喜乐彩票app